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恶作剧 ②

本来想两波完结的。。奈何渣文笔根本!写不出!糖!!!

吃自己的玻璃渣,想哭。

--------------------------------------------------------------

棒球完美飞入手套的声音是那么好听,泽村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么棒的声音。或许自己的投球,并不是那么坏?

——只不过,一个悬空的棒球手套自己接球什么的,总觉得有点可怕啊啊啊啊?别提什么路人视角!他自己就是那个路人视角!!!

“你就别再挑剔了,我要是不用力量,而是把手套戴起来,你还能看到这个手套么。”御幸这么说到。

确实,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和御幸的身体接触,就仿佛被同化了一般消失了。但是只要一脱离御幸,就又会出现在泽村的视线。初次相遇时那时隐时现的棒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这种力量仅限于没有生命的物体。有生命的物体,是完全触碰不到到御幸的。

——即使是想要给别人一个拥抱,那人也只会错觉是风过耳罢了。

仅仅经过几次的投捕,泽村就知道御幸对于棒球捕手这一位置就做的比他目前遇到的所有人,包括那些什么大学校的捕手都要要好的太多了。

而御幸也挺惊讶泽村风格多变的投球。柔软的肩关节,左手腕就像是伸缩自如的鞭子,而且在放球的前一刻,能够用柔软的手踝将球加以强力旋转,致使虽然泽村觉得自己投的是直球,但是在球飞到打者身边时就会变成上下左右乱窜的变速球。

而显然,泽村荣纯对于自己拥有这种千变万化的,投球的本能,毫无自知之明。

只不过他的投球球威还不够,身体基础还不够完美,若是力量加强了,泽村的球威至少会是现在的两倍!

不过心中的恶劣因子作祟,御幸没有告诉泽村其中奥妙,只是让泽村加强身体锻炼,也不总接球,搞得泽村经常着急地跳脚,可是对御幸又无可奈何,御幸要是不出声,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个方位,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去了。泽村和御幸熟悉起来之后,有时也不总缠着御幸接球,偶尔还会给御幸带点好吃的。虽然御幸其实并不需要进食来补充能量。第一次带甜品被御幸嫌弃一把后,泽村发誓再也不要给这个连属性都不清楚的家伙带东西了!不过隔了几天还是会带着一些不怎么甜的东西找御幸。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是抖M!我就是为了让他接球!一定是这样!

泽村有时候会很好奇御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御幸从来不告诉他,又看不见,又碰不到,果然还是妖怪或者鬼怪吧!

御幸也特别喜欢说一些话来气泽村,不服来打我呀!看着泽村气的爆发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御幸终于会有种自己还活在这世间的感觉。

千百年来被孤立于世界之外的寒冷,好像被一个叫泽村的太阳温暖了起来。

如果,能触碰到他的话,是不是可以更温暖一点?

不过御幸还是没有伸手,毕竟结果试上几万次,也是一样的。

怕自己会更贪心,却求不得。那样是不是迟早会坠入黑暗,永远不得见光明?

“御幸御幸!来接我的球吧!”

“你今天投了很多吧,知不知道休息啊。“

“御幸御幸!这个东西超好吃的!”

“好好我知道了,我不吃甜品的你还记得吗。”

“御幸御幸!明天来看我们的比赛吧!”

“每天看你投球还不够吗。”

嘴上这样拒绝着,御幸却能听到自己的心在喧嚣:

好。

好。

好。

依然接了他的球,依然吃下不那么感兴趣的甜品,依然在不远处看了他的比赛。

如果感情可以轻易遏止,这世界就不会有什么痴男怨女了。

所以在泽村邀请御幸一起去看烟火大会的时候,御幸终于还是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好”。

明明看不到我,这个人是怎么保持着每天来这里找我的毅力呢。

执着到让御幸舍不得放手。

 

烟火大会如期来临。

并不是什么二人世界。泽村是和自己的棒球小伙伴们一起去的,庙会上也是人来人往,一片欢乐祥和的氛围。

“呜哇,忘了看不到御幸你了,万一和你分开了,我可找不到你了!”泽村后知后觉发现了这个问题。

“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棒球笨蛋,可别顾着玩把自己搞丢了。”御幸挪揄他。

“我才不会呢!”猫眼又出现了。

“别担心了,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你不是戴了个帽子吗,要是担心走丢了,就喊一声我的名字,我会碰碰你的帽檐。看到帽子消失,你就知道我在了。有我在,你就不用担心自己走丢了。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逛庙会还戴帽子的。”

“都说了我才不会走丢!还有我就喜欢这个帽子你有意见吗!”

“哈哈。”

 

虽然泽村是想要大家一起逛庙会,但实在是架不住人多。最后还是和大家都走散了。拿出手机互通了最后集合回家的地点,泽村就和御幸逛了起来。只不过旁人都无法感知御幸,包括泽村自己。这样想着,泽村的心情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兴奋了。

出神中,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比较荒凉一点的地方。周围并没有多少人了。

“御幸御幸!你在吗!”

“在呢。”伸手碰了碰帽檐。

人来人往,却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男孩头上突然消失不见的帽子。

“啊!这是哪?说好的有你在不会走丢呢!”

“你看你终于还是承认自己走丢了吧。”

“胡说!明明是你带我走丢的!”

不过这里依然视野开阔,天空中突然就炸裂出无数烟火,灿若星宇,一下子就让两人停止了斗嘴。

“呜哇!御幸!看烟火!”泽村指着天空,扭头朝着左侧看去。

他的眸光里有万千星火,如同他的世界璀璨多彩。

这样美丽的世界,没有一个名叫御幸的身影。

这样孤单的世界,却有一个呼唤御幸的声音。

明知道握不住,御幸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拉泽村的手。

罢了,就算这是神明的恶作剧,自己也该心满意足了。

“……御幸?刚刚……是你碰到了我的手吗?。”

但是他却听到了意料之外的话从泽村口中冒出。

“你说……什么……?”御幸突然感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嘶哑。无意识中又握紧了泽村的手。

“嘶!轻点,御幸!我知道那是你!”一瞬间的感知不会错,确实是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

激动,惊讶,欢喜,不安,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御幸伸手想要再确认,却发现自己的手依然穿过了泽村的手。

“御幸!你还在吗!快和我握手一下啊!”

御幸看着烟火下两人交叠在一起却无法再次被对方感知的手,苦笑了一下。

果然,是个恶作剧。

 

                                                                                        -tbc- 
——————————————————
加个说明,文中关于泽村投球球威的加强计划来自于漫画原作,而且是克里斯前辈对泽村的评价,拿来借用一下,特此说明。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