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恶作剧 ①

其实是个雷文。我本来想一发完结的啊?然则本篇2500字,全是废话。

--------------------------------------------------

“那,荣纯君,明天见啦!”

笑着和若菜还有其他的一起打棒球的伙伴们打了招呼后,泽村荣纯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只不过虽然一边走着,一只手还抛着一个棒球,还时不时做出投球的动作,热爱棒球的阳光少年,手中有球时真是一刻都无法安静下来。

沿途的路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徐徐微风拨弄树叶的微响,反而显得路上更加静谧。泽村荣纯抛着球,虽然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无意识就做出投球动作,但是还是在一刻出神想着明天和伙伴们的棒球练习时,把球用力投了出去,飞进了路边的小树林中。

“哇!”

“唔!”

伴随着泽村自己的醒悟的喊声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痛苦的闷哼。

看来是特别痛!明明没看到人影,但是泽村觉得那个闷哼就像在自己的不远处。

“糟,糟糕了!”

泽村心中追悔莫及,跑进了声音发出的地方,想找到被自己误伤的人,一边道歉:“哇哇哇鄙人泽村荣纯真是万分抱歉!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然而,那里空旷无人,只有自己的棒球安静地躺在不远处。

???!!!

泽村荣纯的内心在那一刻,是懵逼的。

“怎怎怎怎么回事?刚刚刚刚是我的错觉吗?!”泽村忽然觉得有点浑身发冷,感觉自己说话都有点不连贯了。

刚才明明听到了有人发出的痛苦的声音!

“难道?!是我的棒球因为被自己投出了几万次,所以召唤出精灵了吗?!”泽村荣纯指着自己那颗安静的美棒球【并没有】,快要为自己的想法点赞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他的那颗安静如鸡的美棒球,在自己的眼皮下消失了。

泽村荣纯感觉自己像是经历了自己的投球被打者打出全垒打的噩梦。

“有,有鬼!”表情变成了猫眼的少年就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打算“跑垒”了,空气中却传来了一个有点慵懒,但在泽村耳中却是有点欠揍的声音:“人类小鬼,用球砸了本大爷,还想一走了之?”

泽村荣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又吓了一跳,连忙环顾四周,这个小树林里面却依然只有自己一个人。

果然还是赶紧跑吧!

然而迈出的腿好像被什么束缚住一样,再也不能动弹一下。

虽然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但是泽村荣纯还是感觉有什么靠近了自己。

“哇!鄙人泽村荣纯,刚刚砸到你真的是万分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求鬼怪大人放过我!要是大人有哪里受伤了!我泽村荣纯一定负责到底!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是我能办到!”

身后那个声音发出一声嗤笑,“无论什么事情吗……”

“对对!无论什么事情!等等不对!伤天害理的可不行啊?”这个声音的主人万一不是什么好人呢?哦不,好鬼。

“哦?人类小鬼,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似乎是在问话,但是语气却是透出自信的结论。

“是,是的大人!”

“嗯……让我来想想吧。”

泽村荣纯因为“鬼怪大人”的法术,依然保持着开始的迈步姿势一动不能动。虽然如此,但是他却能感受到一股视线在打量着他。然后泽村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自己的那颗棒球,在不远处无人的空气中,从不存在,到朝上飞起时出现,落下时又在固定的某处消失。

“这是你的棒球?”

厉害了我的鬼怪大人,您也知道棒球!

“赔偿这笔账么,我先记下了。日后我想起来要什么,我会去找你的。人类小鬼,再说一次你的名字吧。”

“泽村荣纯!鬼怪大人!”

束缚身体的东西一瞬间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个“鬼怪大人”的气息。

就在泽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感觉有什么东西朝自己飞来,出于投手的本能,接住了那个东西,原来是自己的那个棒球。

不远处又传来那个“鬼怪大人”的声音,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是泽村荣纯感觉自己能听出声音中带的笑意,“我可不是什么‘鬼怪大人’,你可以叫我御幸,棒球笨蛋。”

“谁是棒球笨蛋啦!”金色的瞳孔又变成了猫眼,不过这次那个叫御幸的家伙,是真的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的日子如同往常一样,泽村荣纯每天和伙伴们打棒球,偶尔参加比赛,并无什么不同,他差点都要忘记了在不久前自己用棒球砸了一个叫“御幸”的不知是什么妖魔鬼怪的家伙,还欠下他一份有可能会很沉重的承诺。

又一次与伙伴们分别后,泽村荣纯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没有像以往一样抛着球,和平常相比安静了许多的少年,走着一半的时候终于还是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哇!可恶!又输了!果然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吗!”

“棒球笨蛋,你真是太吵了!”

又是突如其来的声音,然而周围依然看不到任何身影,但是这个声线,泽村荣纯发誓自己绝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什么时候在那的御幸大人?!”

御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投球时候肩膀太僵硬了!挥臂又太用力了!果然看到那个比分,虽然你还在安慰队友,自己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吧。”

泽村没想到御幸居然去看了今天的比赛,而且还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今天自己的失误,一下子对这个人刮目相看了,唔,如果他看得到这个人的话。

“球速还要加强,不过你的投球还是蛮有意思的嘛,棒球笨蛋。”

“混蛋!你才是笨蛋呢!”虽然告诉自己要对这位有神力的御幸大人要恭敬一点,但是泽村感觉自己每次听到这个声音就忍不住想反击。

“哈哈哈。”

对方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显得更欠揍了。

“混蛋!不准笑!快点现身让我揍你一顿!”

笑声终于停止了。

——我可从来没隐身啊,棒球笨蛋。只不过,没人看得到我罢了。

但是御幸什么都没有说。

泽村荣纯并没有感受到哪一瞬间突然安静的空气,自己也没对刚刚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突然有人指点出了他的缺点,他又想着自己的棒球了。

“唔,若菜他们经常接不到我的传球,果然还是我的投球需要再练练吧!啊啊啊好想找个人陪我练球啊!”

泽村荣纯抓耳挠腮,却是真心实意地喜欢棒球,想要进步。

御幸看着眼前这个人,一瞬间好像心中有什么东西闪过,却没有抓到丝毫马迹,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对眼前的棒球笨蛋说:“你去找副手套,我来接你的球吧。”

“呜哇!你这个神隐的家伙还能接球!槽点有点多不知道从哪开始!不过不管了!你先在这等着!这里离我家不远!我去拿副手套!”说着就朝着家飞速地奔跑起来。

御幸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又是一声笑,“噗,笨蛋。”

 

是的,笨蛋。不过在这漫长的,差点都忘记时间流逝的,一个人自说自话的日子里,只有这个叫泽村荣纯的棒球笨蛋,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而且自己不会被任何生物感知的身体居然还被这个家伙打了一记触身球——这样近乎奇迹地感受到了自己还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愉悦与激动,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御幸却是在千百年来绝望的时光中终于又一次在心里祈求上天,希望自己的存在,不是一个神明无聊时的恶作剧。

                                                                                             -tbc

-----------------------------------------------------------------------

我会尽快写出下篇的。。。。

请允许我打个广告。。求本!!!求御泽的《七年之痒》太久没回LOFTER发现自己错过好多啊啊啊!

0614…才发现原来青梅竹马叫若菜而不是若叶…一直以为自己看的繁体orz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