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玫瑰

沙雕短文,千字完结【不

--------------------------------------------------------

泽村今天,非常奇怪。御幸一也发觉了这个事实。

投球比平时练习更有威力,稳定性也非常好,但是即使御幸忍不住夸他“nice ball”也不见他露出平时一样得意的表情。反而意味深长地看着御幸,金色的瞳孔发出锐利的光芒,御幸一也心里“咯噔”一下。

击球率也上升了,让队友们都忍不住惊叹了几声泽村今天状态奇佳,即使如此泽村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发出“呦西呦西”的口号。只是又微微转头又看着御幸的方向。别人不知道,但是御幸知道泽村是在看他。

果然泽村今天,太奇怪了。

虽然他大概能猜出是什么原因,毕竟他就是那个始作俑者,不过泽村的反应却不单单像是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引起。

事情要从这几天说起。

御幸一也认识到,如果他要是再不对泽村告白的话,那他这辈子都不要指望泽村自己能察觉到他自己喜欢御幸这个事实了。至于为什么御幸会知道泽村喜欢自己这件事,两人从高中搭档到大学,再到如今的职棒的最佳投捕,他们竟然在一起快十年了。所以御幸一也自信大概除了泽村的家人,再也没人比他更了解泽村了。

如此蜜汁自信让他决定早点采取行动表白让两人快点过上相亲相爱的生活,但是沉稳如御幸一也就算雷厉风行,也决定要给泽村留下浪漫的回忆。

进入职棒之后,两人非常自然地将房子租在了同一栋公寓的相邻两间,完全没想过这其中是不是有太过亲密的嫌疑——这只是针对泽村,至于御幸一也,早已看透一切的猎豹大人仓持唯有一句“老狐狸”评价对面笑的故作无辜的池面眼镜。

告白要选什么方式好呢。纵然御幸对泽村的感情早已弯成了蚊香,对于如何追人却还是一贯直男思维的很。

这天早上,当泽村打开房门准备出去的时候,一眼看到了门口放了一束盛开的玫瑰。

“这是……诶?难道????”泽村难以置信地拿起了那束玫瑰,上面还夹着一张打印的卡片“今晚8点,xx公园紫阳花海等你。”,花瓣上的水珠滑落在手背,本应带来清晨的凉意,泽村却觉得它在发烫。

适时隔壁御幸的房门打开了,御幸走了出来,“早上好,泽村。一大早在门口发什么呆啊。”

泽村在御幸开门的时候就迅速把玫瑰藏在了身后,希望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不自然,快速跳动的心脏根本察觉不到御幸今天没有损他的早安问候里还带着一丝轻微的紧张。

“啊,早安!御幸前辈。我,我好像忘了带个东西了,你等我一下!”说完迅速保持侧身窜回了房屋,自认御幸没有看到藏在身后的那朵玫瑰,长出了一口气。玄关的柜子上有一个不久前御幸一也塞给他的说是打折买多的玻璃瓶,一直没用,现在正好用来插那束玫瑰。还挺合适的。

为了不让御幸起疑泽村很快就出去了,和往常一样两人吵吵闹闹走了一路。但是御幸还是察觉到泽村神色中的对他少有的敷衍。

心里咯噔一下,原本信心满满泽村一定是喜欢他的御幸突然也感觉到了恐慌。难道是自己太过自作多情?不过现在的泽村和他都基本达到同进同出就差同一屋了……应该没有和别人交往的机会了吧。队友什么的他都防的死死的,肯定队里不会有人想对泽村下手的。那泽村到底在想什么呢?

御幸一也,害怕起来了。

作为棒球场上的指挥塔,赛场上各种复杂的情况御幸一也都经历过并能自如应付,但是对于给本以为对方也喜欢自己的初恋匿名送花,对方却似乎从未往他身上联想的这种情况,但原本这件事也关乎自身幸福,御幸根本自己也无法故作轻描淡写地问泽村发生了什么。

两人各怀心事到了练习场。

幸好今天没有比赛,不然这种状况御幸觉得要出大纰漏了。

泽村现在也不会只在牛棚练习投球,已经能打出长打的他现在也会去练习击球了。御幸一也就这样默默观察了泽村一天。得出了开头的结论。

泽村完全不像是一副将要被人告白的紧张期待,反而像是要去和人打架一样的严肃。而泽村看他的眼神,瞳孔中似乎压抑着风暴。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御幸一也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慌得一批。

就这样熬到了练习结束。泽村非常郑重地告诉御幸一也自己今天晚上有事不能和他一起回去了,没等御幸说什么,泽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御幸觉得自己好像在泽村的背影中看到了决绝……大概是错觉吧?但是他不敢叫住泽村。时间愈近,今天与往常不同的,隐藏着怒气的泽村,让他情怯起来。可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御幸一也只能回家迅速洗漱了一番,为了郑重起见还换上了百年难得的西装。公园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即使是夏天,7点半之后天也暗了,看不清对面人的脸,御幸也不需要伪装,就直接出门了。

7月依然还是在紫阳花的花季,御幸一也在花海中一个人捧着一束比早上送出去的更大玫瑰等待泽村的到来,他庆幸由于他们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晚上来这个公园的人并不多,不会有人来打扰他和泽村。

时间越来越接近8点,御幸一也也越发紧张。不,因为泽村不同寻常的反应,让他甚至生出了惶恐的绝望。

待会泽村看到他……到底会说什么呢。

背后一阵脚步声传来。是泽村。待对方站定的时候听到泽村用着一个他所陌生的声线问他:“我依约来了,你到底想干什么?”语气之冰冷,根本不是他所熟悉的小太阳。

御幸内心滚过一阵痛苦,没想到泽村竟然这么讨厌他。抱着玫瑰的手一用力,任由花刺扎着自己的手,他却没有感受到比心脏更疼痛的地方。他终于转身想面对失恋这一现实。

而泽村在看到对方的脸的时候终于变成了平时的声音:“御幸一也?!怎么是你?!”

泽村依然穿着平时的运动装,御幸一也不解的是,为什么泽村还拿着棒球和手套。

“你干嘛拿着一大束玫瑰啊……啊流血了御幸一也!”泽村严肃的神情在看到御幸的瞬间就变得柔和,但是又看到御幸正在出血的手,马上就担忧地上前拿走玫瑰放在了一边,专注地看着御幸的手。完全忘了御幸转身一瞬间有些奇怪的表情。

御幸没管他的手,他也不敢直接开口问泽村是不是真的很讨厌自己,只好转移话题:“你怎么还穿着练习服……拿着手套和棒球干嘛啊大半夜的?”

“啊?这个啊?我早上收到了一封战书,让我晚上8点来这里……不过为什么你在这啊?”泽村也很不解。

“战书?”御幸一也蒙圈了。听着内容好像是他写的约会地点没错啊?不过为什么是战书?他写过这玩意吗?

“就是那束玫瑰啊。”泽村回答,“所以为什么你在这啊?给我下战书的人呢?御幸前辈有看到谁吗?”

玫瑰?战书?这是什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啊?到底其中的联系在哪?失恋的痛苦完全被懵逼取代,都快在一起十年了为什么我还是不能理解泽村的脑回路?

御幸一也扪心自问。

突然脑中灵光一现,“玫瑰战书……泽村,你最近在看什么漫画吗。”不是疑问句。

泽村还是担忧地握着御幸流血的手,回答他:“《头文字D》啊……高桥凉介给藤原拓海下战书就送的玫瑰来着……”

听到这个回答,御幸感到自己宛如被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忍不住抓紧了泽村的手,发出了阴测测的声音,“泽村荣纯……你原先不是看的少女漫画吗……都被你丢哪去了?拿玫瑰当战书???!”

泽村惊讶地抬头看着御幸:“咦?玫瑰不是战书?少女漫画?诶……”一时间恍然大悟,看着御幸一直盯着自己,脸唰得一下就红了。

“什么……你是这个意思吗……”

“不然你以为是谁给你下战书啊?还拿着棒球手套?”御幸一也要爆发了。

泽村低头不敢看御幸:“我……啊,我以为,有人要对我宣战要把你抢走来着……”

恩?御幸一也突然怀疑自己的耳朵,不是幻听吧?泽村他……是那个意思吧?!

悬挂了一天的忐忑不安的内心终于回到原处,他伸手抱住了眼前的小投手,“那你的意思呢?”

拥抱的时候终于可以不让御幸看到自己因为闹了大乌龙的尴尬加上被告白的羞涩而红的出血的脸,泽村也伸手回抱住他的捕手,压抑着狂乱的心跳,在对方耳边说到,“你是我的。”

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回答,御幸笑了,“你也是我的。荣纯。”

                                   -End-

------------------------------------------------------------

在出坑的边缘试探【x

 

所以高桥凉介你为什么要用玫瑰花下战书!!!!!【x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