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欲擒故纵

是个沙雕文其实。

灵感来自 @The Clouds in Camarillo 灰灰太太!房间设计也是她!感谢她!未来她大概也会写个温泉甜文我非常期待!

------------------------------------------------------------------

“冬天果然还是要温泉啊温泉!这个决定真是太正确了御幸前辈!”可爱的投手恋人不遗余力地对着他表述自己愉悦的心情,御幸一也也忍不住对着恋人笑了,“是啊。不过你这次可别晕倒在温泉啊笨蛋。”

金色的眼眸一下子变成了可爱的猫眼:“姆姆姆那都多少年的事情了泽村大人才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呢!你就不能少损我两句吗!”

“不能。”对方笑嘻嘻地说出这两个字,气得泽村就要上去揪领子,御幸一也迅速低头在投手耳边补了一句,“因为你太可爱了,忍不住想欺负……”最后的语气轻柔地仿佛要被冬日的寒风一下子吹散,却一字不落地敲在了泽村的心上,还伴随着温暖的气息在拂过耳边,纵然两人已经交往多年,泽村还是在瞬间红了脸。揪领子的手悬在半空,被捕手恋人抬手抓住,揣在了自己的兜里继续前进。寒气一时间好像远离十万八千里。

即将入住的温泉旅馆并非热门景点,又加上不是节假日,傍晚的道路基本上没有多少游客。路程不是很近,但是对于常年锻炼的两人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两人在御幸一也的大口袋中十指交握,在路上不徐不慢地前进,享受着进入职棒生涯后为数不多的安逸时光。

一刻钟不长不短,还是到了旅馆前。泽村熟门熟路地将手抽离了御幸一也的口袋,突然灌进来的空气很冷,御幸一也还来不及叹息,就被泽村一巴掌拍在背上,“假期开始啦御幸!开心享受吧!”

真是……所以自己才会一直拿这个人没办法啊。

拉开了旅馆的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欢迎光临。”服务员微笑守候着,“请问您是预订了房间吗?”

“是的,我叫御幸,预订了一间双人房。”

近乎家喻户晓的姓和脸,两个人一下子被认出来了。不过服务人员专业地核对完信息,并不曾多问一句。不愧是被很多人交口称赞的一家店。

被带到了房间后服务员就离开了。

简约又不失典雅的房间,两个人都非常满意。隔门拉开,院子周围竹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院子中的露天温泉与室内的浴室相通,升起袅袅的雾气,在夕阳的镀染下呈现着些许梦幻的光景。

“哦哦哦,真是不错呢这个地方!”泽村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不停地感叹着。“喂喂你都称赞多久啦,我怎么都没听你对我夸过这么多。”御幸一也又开始捉弄模式,等着预想中的炸毛,泽村并不上当。“夸这里不也是变相夸你眼光不错嘛,你还不满意啊恶劣眼镜!”

泽村的变化球总是给人太多惊喜。为了瞒着不让对方看到自己发红的耳朵尖,御幸一也咳了一下,说:“不早了,我去让服务员把晚饭送来吧。”

料理也很好吃,等两人终于吃完收拾好,天也已经暗下来了。几个月的赛程终归还是带来了疲惫,泡温泉放松一下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御幸拿出了旅店早已准备好的浴巾一类的东西,泽村已经先去冲洗并泡温泉了,但是半天没有等到御幸一也出来,泽村只好去看他在干嘛。“御幸你好慢啊……噗!”

是的,眼前外号“池面眼镜”的家伙此刻并没有发挥他神乎其技的秒换眼镜技能,而是在摸索着什么。看惯了对方戴眼镜的样子,所以现在的裸眼状态即使有这么多年相处,泽村也是看一次笑一次。恩,才不会对他说其实很可爱呢,会被吃的死死的。

“你在找什么啊……”

此时的御幸一也并没有那么在乎自己的形象如何,自己什么样子泽村没见过,认命叹气:“眼镜。”

泽村眼疾手快地抓住差点被压坏的本体御幸,把它收到了眼镜盒里面,然后去抓御幸的手:“好了好了别找了,我给你收好了,泡温泉戴什么眼镜啊。不过没有眼镜的御幸一也真是太没用了,泽村大人我就不嫌弃你了,我抓着你可别摔了啊。还有,你现在的命在我手上嘻嘻,你可别乱来。”

裸眼视力极差的御幸一也还能说什么呢,不敢造次。规规矩矩抓着泽村的手任由他带着自己进浴室冲洗。泽村嘴上损着他,牵着的手却很温柔,两人手上的茧互相摩挲,掌心流淌着岁月的痕迹。

泽村护着御幸在凳子上坐下,说:“闭上眼睛。”就帮着御幸开始洗了。打上沐浴露,搓澡,也算是行云流水。御幸一也难得不开启毒舌模式,非常享受泽村给他打理这一切。两人虽然不说话,浴室却充满了温馨的气息。

终于洗完,泽村才出声总结了一下,“原来给狸猫洗澡是这种感觉啊。真乖。”

“……喂。”然则御幸一也就算再有什么抗议,但此刻他为鱼肉泽村为刀俎也是万万不敢多说不是。继续由着泽村带着他去温泉。

刚出室外有点冷,但是在洗完半身浴,全身泡入温泉的一瞬间果然还是幸福感爆棚。泽村发出满足的一声叹息,感觉身体的疲惫终于能一扫而空。但是他泡了一会就不安分,开始在小池子里游来游去,御幸一也只提醒他一句别撞到边上,便分外安静不多话,太难得了,没有眼镜居然是这么厉害的debuff吗,泽村忍不住想要趁机欺负一下他。

泽村慢慢游了过去,在靠近御幸的时候还没出手准备泼水,手臂就被抓住,身体也借着浮力被对方抱个满怀。御幸一也在他耳边轻笑,胸膛的震动从接触的皮肤传到泽村胸口,“能耐了。想欺负我?恩?”

泽村电光火石之间只想着此人什么时候学到的霸道总裁台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压在床上,看着对方驾轻就熟摸出了润滑剂,才抓住了偏离的重点:“御幸一也?你看得见?!”

御幸一也笑的更愉快了:“我当然看得见。虽然我没戴眼镜,但是我——戴了隐形啊。”

“混蛋四眼!”后续的话却全被对方封堵在吻中。

欲擒故纵到手的猎物,跑不开的。

                                             -END-

-----------------------------------------------

我怎么会有那么多成语写.jpg

结尾如此熟悉暴露语死早。

她们说泡温泉不要戴隐形的,所以御幸一也你不难受吗【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