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王叶】无题(短篇)

“嘉王有旨,罢黜叶秋‘斗神’称号,收回战勋‘一叶之秋’所有装备,将叶秋驱逐出嘉世境,即日启程,不得延误。”

 

“呵。”听到旨意的青衣男子只发出了这一声轻笑。

 

没有预想中的惊惶失措,没有雷霆震怒,传旨之人不禁看着这个曾经受嘉世,甚至荣耀大陆更多的,不仅是嘉世人所憧憬的“斗神”,青丝随意地用发带绑着,衣裳也是普通的布料。但却自有恣意风华。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目光,只有嘴角一丝弧度告诉传旨人刚刚的轻笑不是错觉。

 

纵然心中是有各种幸灾乐祸,也在那一刻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斗神”一叶之秋!

 

“告诉嘉王,好自为之。”青衣男子翻身上马,两袖清风,绝尘而去。

 

自此,世间再无叶秋。

 

 

长城以北有座高山,叫邽山,山上经常云雾缭绕,但是却生长着各种珍奇药草。而且没有什么比较凶残的野兽出没,是长城内的微草城民众的谋生一大处。不过近日却不甚太平。不知何时竟然来了一群外形像老虎,大小同牛一般,叫声却像狗,背后还长着双翅的异兽。这些异兽凶狠至极,嗜食人。上山采药的药农都被袭击吃了,要不是有个年轻药农比较心细,看到了路边残缺的衣物布料和皑皑白骨,脚力比较快,在穷奇发现之前飞身下山,将这消息告诉大家,也许微草会有更多药农就要命丧于这邽山之中了。

 

不过最近听说这些异兽已经不太满足只在这邽山之中活动了,就连邽山山脚周围方圆十里也成了他们活动的地方,邽山不再是温和的邽山,它已经成为了微草城普通百姓们的噩梦了。

 

“——穷奇,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嗥狗,是食人。《山海经》上如是记载。本以为洪荒之战中早已灭绝,竟然又出现在人世间。陛下,民众无法上山,早已怨声载道,当之如何?”丞相许斌问道。

 

王座之上,玄色龙袍,男子沉稳,虽然眼睛左右有些大小不一,但却不怒自威。正是微草之王王杰希。

 

“近几年,不仅在微草城,就连霸图、蓝雨、轮回等王城都有传出异兽袭人的消息。又一次要经历洪荒之战了吗?”

 

“当年那大战,却也是英雄辈出的时代,‘斗神’一叶之秋,‘拳皇’大漠孤烟等等,但是一叶之秋一年前被嘉世王驱逐出境,竟然再也没有消息,大漠孤烟现在是霸图城主,想来也是自顾不暇,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大殿上众人议论纷纷,对比自己强大的生物的敬畏让恐惧和不安弥漫着,一时间竟无法安静。

 

“肃静。”

 

王杰希终于开口了。

 

大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当年洪荒之战,毕竟你们多数人未曾经历过。确实是死亡惨重。不过此次穷奇之乱还是没有那场战争规模之大。不必惊慌。朕决定,御驾亲征。”

 

是了,洪荒之战后期,确实是除了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等老将外,还有一群新生代辈出。除了蓝雨的‘剑圣’夜雨声烦,百花的“繁花血景”,虚空的“双鬼”外,眼前的微草之王王杰希,也是打法多变的神级人物“王不留行”!

 

“陛下,万万不可!陛下龙体金贵!此去若是有何不妥,臣等如何是好!”许斌连忙制止。

 

“那你说,还当如何?继续放这穷奇为祸人间?不能除去,我又何以可当这微草之王?”

 

“万万不可!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你们!我意已决!不必多说!”

 

“陛下就算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也该想想太子还需要您的教导!”

 

王杰希一时竟无话,好一会,才说,“英杰就交予太傅,朕放心。”

 

“王上!”太子高英杰轻喊。

 

殿下群臣跪下,恳请王上收回这决定。

 

僵持不下时,殿外一声报,“报——禀陛下,殿外有人持令牌求见!”

 

王杰希眉头一皱,“……是他?”

 

一时脸上阴晴不定。

 

殿外之人一声轻笑,也不等王杰希批,就进来了,“王上这般不待见我?也不请我进来叙叙旧。”

 

嗓音是一贯的慵懒,眉眼间都是笑意。不卑不亢,就那样站在殿门口。殿外阳光斜斜照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一层温暖的光芒。

 

“你……你是君莫笑!”许斌终于认出了他。

 

“君莫笑?!这一年带领着一些新人,却护得长城内与少数民族互通商旅的商客安全的那个君莫笑?”

 

“听说他一身高超武艺,手下也是个个神人!不过他来做什么?”

 

王杰希也是这句话,“你来做什么!”

 

“区区穷奇,何须微草之王御驾亲征?我去便可。”那个叫君莫笑的人依然笑着回答。

 

“我不准!”王杰希立刻说。

 

殿下的大臣们也是没想到王上居然舍弃了“朕”的自称,这样对着这个传说中的君莫笑。但是让君莫笑出征,以他一年于这塞外护送未曾失败经历,穷奇之乱应该可以平定,而王杰希也可以不必出征,自是极好的一个决定。

 

“便是你不准,我也会去。”君莫笑看着他。

 

王杰希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和眼前的君莫笑对峙着。

 

那人目光依旧温柔,依然坚定。一年音信全无,但是王杰希从他的眼神中,依然看到了当年“斗神”一叶之秋坚定却执着的心。

 

守卫这片他热爱的荣耀大陆。

 

即使他已不是斗神。

 

但,初心不变。

 

王杰希袖子一甩,退朝了。

 

 

御花园,两个修长的身影坐于庭中。

 

“你想气死我!”这是王杰希的声音。

 

“别生气啦。”这是君莫笑,也是当年的“斗神”,现如今变回自己原名的叶修的声音。

 

“不准去!”

 

叶修看着他,“你知道我是一定会去的。”

 

“你消失了一年!音信全无!我派了人到处找你都没有消息!现在一回来,你却告诉我你要去平这穷奇之乱!”王杰希的声音失去了一贯的冷静,看着叶修,最后终于伸手一揽,将思念了很久的眼前人拥在怀里,“叶修,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叶修听出了最后这句中的无助与痛苦,心中也是一阵难过,“老王……大眼……我错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是这微草的王,我在塞外也是听说啦,微草的民众都很喜欢你啊。你做的很好。我啊……”叶修抬手也揽住恋人,“我也,很想你。”

 

王杰希把他抱的更紧了。

 

“这一年我过的很好,认识了一群朋友。过两天带你认识认识。”

 

“好。”王杰希贪婪地吸着叶修身上的气息。抱的更紧了。

 

过了一会,他才说,“我知道你非去不可了。我会封你为将军,带上兵力去吧。只有你和你那些朋友,我不放心。”

 

“好。”叶修知道,这是王杰希最大的让步了。

 

 

出征之日,万人空巷。大家都去目睹微草之王和君将军的身影。盼望着这新封的大将军能带给他们和平与安宁。

 

叶修要纵马离开时,王杰希又叫住了他,“叶修!”

 

叶修回头,王杰希骑着马,又靠近了几步,说了什么。

 

叶修默了。最后终于点头。

 

“你要回来。”

 

“我会回来。”

 

最后一眼,叶修终于带兵踏上征程。不曾再回头。

 

君将战沙场。

 

王亦不留行。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的使命。

 

护这万里河山,护这千万胞民。

 

耳边还是回想王杰希的话,“叶修,我虽为王,却不能护你良多。英杰还不能主持大局,不然我必与你同去。但是我承诺,等英杰可独立,我就不再做这微草之王。我要和你一起,看尽这山河风光。”

 

王杰希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低语,“叶修,约好了,你一定要回来。”

 

不然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会找到你。

 
荣耀纪十年,长城北邽山惊现洪荒异兽穷奇,微草之王王杰希封塞外兴欣奇士君莫笑为将军,领兵平定穷奇之乱。历时三月,终得大捷。奈何班师回朝之日,君莫笑及其手下其他兴欣异士竟自行离开,依然守着塞外商旅平安,再未归微草。
 

又是三年,微草之王王杰希宣布退位,太子高英杰继位。微草在新王带领下,民众愈加安居乐业,生活富足。

塞外兴欣,忽然来了一人一骑。青衣飞舞,和兴欣的某个一向懒洋洋的家伙平时穿的一模一样。

 

懒洋洋的那位就站在那里看着那一人一骑渐渐近了,眉眼间是藏不住的笑意。

 

“你来啦。”

 

“我来了。”

 

从此时光流转,你我再不分离。

 

----END---

嗯。。这是我对王不留行这个名字的印象文啦。。不是王不留行的本意。

我对大眼爱的深沉。

我爱叶神也爱的深沉。

希望我爱的角色们都幸福。

也希望你们都幸福。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