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All叶】十面埋伏(4)

。。。我居然会更新也是不可思议。

又水了一章。最近觉得都不会写文了。【说的好像以前会写一样

没有大纲的痛,让我不知道我到底想写啥。。

好想坑。。【揍

什么王杰希的副本还没刷完?!

我对大眼是真爱。。。

梗有限,感觉自己想写的东西逃不开这些身份。。以后要是写出感觉差不多一定是我脑洞太小的错。

最后,依然感谢还在看的你们!

-----------------------------------------------------------------

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个人,即使几日前刚被嘉世从神坛上推下,也未见他沉浸于苦痛,笑容依然是云淡风轻,除了乐理,未见他对声名这种身外之物挂心。亦未——看到他对情感上心。

 

彼时年少相识,长亭流水,青衣少年舞姿略带幼稚,顶着外界的不理解与指指点点,独自一人于这荒亭练习。忽而有琴,配合着他的步子,悠悠飘来,一下子好像就纠正了青衣少年觉得不顺的步子。曲终舞止,抚琴少年眉眼含笑,一下子就在青衣少年心中荡起涟漪。两人从未相约,却在那荒亭,每月月初前来琴舞一会。两人也竟未曾过问对方姓名,只有某次抚琴少年忽然看了他半天,才轻轻笑开,“大眼。”

 

一刹那间山水褪色。

 

眼前的叶修笑的温柔,却不知对面的王杰希心中看着他这般未知未觉而涌动的暗潮。叶修自打与王杰希熟了之后,便“大眼大眼”地喊他,想这天下会这般叫王杰希的,也就只有叶修了。王杰希从未提出反对,反而觉得这称呼中还是带上了一点说不出的亲昵。

 

不过对于自己是王不留行的身份,倒是今天叶修自己察觉了。一直未告知予他,也不是为了什么保密,只不过没好提出来罢了。但是看着叶修也不像是对自己的不说而生气,王杰希还是舒了口气。

 

不过叶修在想起刚刚哪个暗算者的时候,还是微微蹙眉,他自己倒是出来了,但是沐橙还在嘉世楼。陶轩还是不敢明里对她不好,万一暗地做什么手脚呢?

 

王杰希像是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心思,“我会派人保护苏沐橙,你安心。”

 

叶修一讶,然后站直了身体,再伸手做了一揖。

 

这份人情,已不是两个“谢谢”就可以承起。

 

王杰希看着他,却没有阻止。他必须受着。

 

若是可以不要对自己这般客气就好了。他们之间,不需要。

 

但叶修是不知道的。

 

故友久别重逢固然令人开心,不过天下却无不散之筵席。

 

王杰希招待了叶修三人一顿,然后叶修就带着恋恋不舍的老板娘告辞了。

 

一路上陈果还是忍不住对着叶修和唐柔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对了叶修!想不到你也挺厉害!怎么以前都没听说过你呢!”

 

“怎么没听说呢,我就是一叶之秋啊老板娘。”

 

陈果恼,“又胡说!我女神之一怎么会是糙汉子!”

 

“哦?老板娘还有谁是你女神呢?”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唐柔笑了,“好像也是嘉世楼的,叫苏沐……橙?”

 

“对啊对啊苏沐橙!人漂亮又弹琴特好听!”陈果简直提起女神就要手舞足蹈了。

 

三人开开心心地聊着回去了。

 

王杰希站在客栈的二楼,看着叶修的背影远去。

 

该如何,才能拥有那个人呢……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陈果的乐师楼毕竟来听曲的人不多,杭州城作为京杭运河的起始终末站,来来往往最多的还是商户打尖住店。况且又是冬天,往来商户也少,若要是听曲,大家的首要选择必然还是最有名的嘉世楼。所以叶修目前的等级依然是打杂小兵。

 

不过也无所谓。当年最苦的时候自己都坚持过来了。

 

打杂技能树咱还是点了呢!

 

好在陈果并不是什么刻薄的老板,对着自己的手下们还是蛮慷慨的。偶尔脾气有点急,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都还是很喜欢这个对自己不错的老板娘的。

 

 

每日看着人来人往,过着无甚压力的生活,其实也是挺好的。

 

叶修也不怎么经常抚琴了,不过经常哼着什么小调,回头自己找了纸笔刷刷地记下什么。

 

陈果有时看着叶修,又想起那天叶修和王杰希的惊艳合作,还是很想把自己的乐师楼以叶修为首席乐师打响名声的,不过事情也并非是想干就能干的,要撑起一个强大的乐师楼,资金才是首要,陈果这乐师楼是她的父亲当年留下的,规模比现在的还小一些。她一个姑娘家,好不容易才稍微让这里有点起色,若是想壮大,代价对此时的她来说,也许需要放手一搏,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才行。

 

陈果不能不慎重对待这个父亲留下的产业。

 

迟疑不定之间,又是一年的春天到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被冬日镇住的杭州城,又渐渐苏醒了过来。

 

不过这几日,来杭州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

 

很多人手里或背上都会拿着一个布包。偶尔有风扬起,将那些布包吹开一角,就能看到,布包下面露出了琴的一角。

 

杭州城自从出现了一个既是花魁又是琴师的一叶之秋,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琴师想要过来一听神曲,顺便展示自己的才华。以琴会友竟成了杭州的又一风景。有富商看中了其中商机,几年前与嘉世楼合作,在二月二的时候,举办一年一度的琴师比赛。邀请天下琴师前来。

 

虽说前几年一直是一叶之秋夺得头筹,但想挑战的,想证明自己的,无疑不是每个琴师的梦想。

 

往年这时候都是兴欣楼最繁忙的时刻。

 

不过今年来了个叶修……不知道他身为一个琴师,想不想参加?而且今年嘉世楼少了一叶之秋,又不知道会不会就此衰退?

 

目前还是以住宿为主要经营的琴师楼,在这个时节也是让陈果迎来送往忙的快自顾不暇,一时间也没空思考这些问题。

 

门口忽然又进来一大群人,陈果在柜台后条件反射地,“客官几位?打尖还是住店?”

 

然后一抬头,就感觉听到了一堆下巴掉在地上的声音。

 

额滴神呐。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

 

轮回城城主周泽楷,蓝雨阁阁主喻文州,两大赫赫有名的人物,竟然带着一大群手下进了这兴欣楼。


-TBC-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