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ALL叶】归途(4)

好想坑。【你

自己都要忘记剧情了【x

谢谢还有在看的你。

--------------------------------------------------------

系统你赢了。

 

叶修心中想着,不过怕邱非尴尬,其实也是自己不好意思,也就没在吐槽那个坑爹的“结誓”。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叶修让邱非赶紧回去,一会儿还要开会不是嘛。

 

邱非很是舍不得地看着叶修,但这个少年一向坚忍,也未有多说什么,两人约定明天再见。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回到集训营,会议已经快开始了。

 

推开会议室的门,当真是一片星光璀璨。

 

除了去年的荣耀世界杯的国家队选手,赛制的变更让更多职业选手可以进入比赛,这份荣耀,怎能不被吸引?

 

不过……少了他。

 

邱非的心在激动过后,又漫起一片酸楚,但是他很快镇定下来,前辈,会回来的。他一定要带着前辈回来!

 

今年的队长,依然选择了喻文州,高超的战术修养,毋庸置疑。队员阵容没有太大变化。不过多了不少新生代队员,会场显得热闹了不少。电竞总局的负责人说了一些致辞,就把剩下的时间交给这些选手们了。

 

喻文州拿了一些和其他几人一起挑选出经典的视频,拷贝给了新生代们,让他们先回去看看,这几天会进行针对训练。

 

今年的会议室似乎与去年并无什么不同。

 

去年也是这样呢,一群人聚在此处,选了队长,拷了视频。不过,去年的视频是谁挑选出来的……那时候自己接到参赛通知后,好像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整理呢。

 

整个过程都很平静,除了当时那个领队的问题。

 

嗯,领队?国家队哪里有领队呢。一定是自己这几天太累了。喻文州这样想着。

 

只不过无独有偶,其他几个国家队队员在回想起去年的情景时,总觉得好像中间发生了什么“惊悚”的事情被自己忘记了。表情都一时有些微妙。不过大家很快就将其抛之脑后。

 

散会后,邱非带着拷贝的视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个双人间,邱非回去时看到了另一个舍友的包裹也在。不过还未来得及收拾。

 

不知道舍友是谁呢。

 

未有多想,邱非开电脑,看视频。没过多久,就听到房间的门的钥匙开锁声音。

 

邱非连忙暂停了视频,迎接一下室友。

 

不过看清来人时,还是愣了一下,“喻队。”

 

邱非有设想过舍友大概也是新生代中的一些人,比如兴欣的乔一帆或者微草的高英杰,也不会想到会是国家队的队长喻文州。

 

喻文州也是有点意外。

 

“你……”

“我是嘉世的邱非,帐号战斗格式。”

 

出乎意料,喻文州一时间居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又愣了一会儿,才抱歉地笑了一下,“新嘉世队长,今年嘉世打的不错。”顿了顿,“抱歉,可能今天有点太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邱非表示理解地点点头。“没关系,喻队辛苦了。”

 

“不过联盟既然安排了你和我同一间宿舍,大概就是已经通知了你是新生代队的队长?”

 

“是的,也谢谢大家能信任我。我有什么不足的,也请喻队不吝指导。”

 

喻文州笑了,“这段时间大家就是战友了。不过队长会稍微辛苦一点,我们这边也会安排其他选手帮忙的,你也不必太担心。”

 

“好,谢谢喻队!”

 

然后喻文州就开始整理东西,也嘱咐邱非早点休息,明天就要开始正式训练了。

 

邱非答应了,又看了一眼电脑,视频中各种技能光影交错,又想到了叶修。

 

不知道前辈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好好休息呢。

 

不过,所有人都遗忘了前辈……那誓约之人怎么办?

 

等等,自己本来也是忘了的,今天是因为什么想起来的?

 

还未来得及思索,就被打断了,“邱非?你在发呆么。”

 

喻文州温和的声音传过来。

 

“喻队,你记得去年国家队的领队叶修么?”

 

当回过神来,邱非发现自己问出了这句话,字字清晰,连遮掩都来不及。

 

“国家队领队?叶修?”喻文州皱起了眉头。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

 

“荣耀国家队去年一共十三个人。没有领队。负责人里面好像也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喻文州的声音依然温和。

 

与温和的声音不合的,是喻文州心中忽然被这问题掀起的惊异。

 

领队,为何邱非会问这个?自己下午才有的莫名感觉,为何会被问出来?

喻文州抬头看着眼前的邱非,他的表情是是一副问出了不该问的问题的懊恼与听到答案的隐隐失望。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喻文州开口,“你……”

 

“喻队,刚刚的问题不要在意!你今天辛苦了,早点休息!”

 

然后邱非就有点慌张地关了电脑,跑去洗漱了。

 

喻文州看着邱非的背影,若有所思。

 

 

一夜无话。

 

第二天,邱非是被人摇醒的。

 

一睁眼,是喻文州的脸。不过他的脸上已经没了往日的温和。只有冷淡和警惕。

 

“喻队,怎么了?”邱非连忙坐起来。

 

喻文州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国家队训练营的房间?”

 

“喻队你在说什——”

 

邱非一低头,看到了自己的装束。如此熟悉,又那么陌生。

 

——战斗格式。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