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All叶】十面埋伏 (2)

我去不小心写了2000字做大死而且还没写完!

题目暂定。

杰西卡大大出场,但是出场身份大概雷到极点?但是我就是想写这个身份!!!

毫无逻辑与世界观。

想到啥写啥,没文笔,任性。【滚

有后续还是坑,我选择坑【x

————————————


“你叫什么?”

“叶修。”

“你这小身板,能干活吗?”陈果表示很怀疑。

叶修大大表示要被自家的“小身板”惊呆了。

好歹哥也是有肉的汉子啊!虽然肉在肚子上→_→

陈大老板也就是说说,当下还是拍板了,“行,留下吧!”

不过她立刻又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我这其实也不是酒楼和客栈,而是一个乐师楼,只不过经营比较一般而已。住的地方只剩下柴房了……”

叶修大大立刻表示柴房也完全没问题。只要包吃包住,工钱不坑爹就成。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我是老板陈果,走,带你看看柴房。”

去看柴房的途中,两人开始闲聊。

“老板你这原来是乐师楼啊。”

“对啊。我看了你那手,是不是也会琴啊。”

“老板,好眼光!我确实是个乐师。”

“诶真的是嘛!有空试试手!”然后想想,叹了口气,“不知道一叶之秋怎么样了。她怎么会叛逃嘉世呢。”

“啊,老板,其实我就是一叶之秋。”

“去你的!我还是苏沐橙呢!况且一叶之秋怎么会是一个大老爷们!”

叶修笑笑摇摇头,这事说来话长,再谈吧。

到了柴房前,陈果带着叶修看了柴房,叶修对柴房居然也有床这种迷の设定吐槽了一把作者的逗比。不过幸好还算干净整齐,然后就住下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叶修还在迷迷糊糊中就被陈大老板喊了起来说去买东西。

叶修连忙起床了。

洗漱收拾完出来,陈果已经在大厅等了。

昨夜叶修刚来,也未曾仔细打量这个乐师楼。今天一看,虽然陈果说经营一般,不过地还是够大,二楼有几个小隔间,垂着帘子,布置得也算别致。

还没认真多看看,门口进来了一个女子,头发比陈果稍短一点,却是一个让人可以眼前一亮的美人,不过美人手中不是团扇手绢,而是非常接地气的包子和豆浆。

“果果,都起来啦?”

“对啊,来介绍下,唐柔,叶修。”

“你好。”

“唐姑娘好。”

三人开始吃早点,然后出门。


杭州是个挺繁华的城,三人出门时其实太阳也升得挺高了,不过现在是冬天,暖暖的阳光正适合。

今日出门,其实也不是兴欣楼要采购,不过是两个妹子想逛街而已,至于新来的打杂店小二叶修,自然是出来拎东西的。

没过多久,叶修的两手就拎了不少东西。

两个女孩在前面有说有笑,叶修也没说什么,默默后面跟着。

转过一个弯,街道上忽然就人头孱动,身边不时有人飞快跑过,只不过大家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已。

陈果拉住了一个小伙问发生了什么。那小伙本来有点生气,一看是两个美女,也就开心地说道:“你不知道吗!王杰希王公子带着微草楼的后辈们,来杭州了!昨夜一夜就悄无声息地搭起高台,马上就要演出了!今日不收钱,还能近距离看到王公子,大家都抢着去呢!姑娘你们也赶紧的,或许能占一个好位置!”说完,也不顾美女了,赶紧跑远了。

陈果听着也激动了,居然是王杰希王公子!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连忙催着唐柔和叶修赶紧过去。

可怜了叶修这基本足不出户的还拎了不少东西,晃悠悠气嘘嘘跟着两个美女。

终于赶到时,表演已经过了一段落,新的又要开始了。

琴声起,只见高台之上站着一青衫男子,身形蓄势,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却散发着强大的力量,那力量并不会让人感觉不快,但却让周围还在私语的看客很快安静下来,都注视着他。世界仿佛瞬间静止。

又扬起一阵微风,青衫微漾,青丝舞动。这动就像一个细微的征兆,青衣男子瞬间舞动起来!舞步快而沉稳,繁而不乱。不似女子舞者那般妖娆妩媚,自有男舞者的气势如虹。身形如风,快的好像上一步依然在后方,下一步就已经出现在台前。令人忍不住想知晓舞者的长相是怎样的风华,无奈那人却带着面具,白底上画着藤蔓,带着异样的美感,然后就被那一双清冽又明亮的眼神吸引。

看的台下的所有人都屏息不敢错过每一幕,陈果激动地只抓住唐柔的手,唐柔也是惊讶地望着台上。

——除了拎包的叶修大大。

一曲舞毕,台下呼声不断,一些人口中呼喊着“王公子!王公子!”更有不少姑娘欲将手中的锦帕抛到台上。

陈果还想激动地和唐柔讨论一下,转头却看到了一脸淡定的叶修小二。

陈果不淡定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呢!”

叶修听到这话,惊讶地看着她,“老板,我可是个含蓄内敛的男子。”

陈果立马炸毛了,“去你的!就你说出这话,还能相信含蓄内敛?!”

叶修立刻点头表示,“老板英明!”

陈果没想到他承认地这么痛快,当下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瞪着他。

“王公子自然跳的是很好的,可惜……”叶修还是开口了。

“可惜什么?”陈果好奇了。

“刚刚那首曲子,弹得为实不好。”

“曲子?哪里不好了?”

“舞有一些地方,需要用曲加强代入,但是弹曲之人显然不太会把握这些细小的地方,所以在那王公子起舞时,难免有一些步子和曲合不上。”

“这位公子果然好见识!”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三人转头望去,一个男子拿出微草楼的牌子给三人看,“我是微草楼的管事,刚刚公子赏舞时若有所思,先生推想您一定知道了什么,派我来请公子,我原先不知先生何意,但刚刚公子的见解我便知晓了,公子令人佩服!”

“我不过一介乐师,自然对此了解较多,您过奖了。”

“此处不宜谈话,请公子和两位小姐进楼一叙。”

叶修一想拎包多辛苦,点头答应了。

陈果没想到可以更近距离看到王杰希,也开心得不得了。

四人穿过人群,从不显眼的地方进了楼。

刚刚的青衫男子,王杰希,已经坐在堂中等着他们了。

那管事上前说了什么,就退下了。

王杰希走了上来,先是对着两个姑娘行了一礼,让她们坐下休息,然后才转头打量着叶修。

拎包人士才不管呢,放下东西就坐在椅子上。

懒洋洋,没个正形,神情慵懒,但,有着非常漂亮的手。指节分明,指尖晶莹。

王杰希终于开口,“不知能否请公子为王某的舞伴奏一曲?”

————tbc————

永远不检查!

看到杰西卡你们雷不雷!!!

我还想写花魁韩文清呢【揍

为了钱包,还是算了吧_(:з)∠)_

特么作者你还要不要考试!!!

评论(2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