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All叶】十面埋伏(1)

依然自娱自乐的东西……bug大概多的要死。反正是自娱自乐的……没想好后面写啥,很可能就坑了【。

名字暂定。取名废。有名字的两个都想不出梗【你

不要入坑不要入坑不要入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哎哟你们听说了吗!花魁一叶之秋叛逃嘉世楼了!”

一语出,满座惊。

“什么?!一叶之秋居然会叛逃?那嘉世楼老板有没有全城搜捕呢?”

“胡说什么?嘉世楼那是正正经经做生意的,哪里会做追捕这种事?当心被官老爷知道了捉了你去!嘉世楼也不会放过你的!”

“扯远了你!不过不是我说,那陶老板真是宅心仁厚,在楼前贴了布告,称大家若是见了一叶之秋,务必不要为难她,若是遇到一叶之秋有什么难处,还请帮忙,然后会知嘉世,必有重谢!”

“真有此事?那嘉世楼真是不简单,也难怪能带出连夺三界花魁的一叶之秋了!”

偶然路过茶楼的一个男子听到了以上对话,也是无语,“什么花魁啊连个脸都没见过,是圆是扁都不知道,怎么当上花魁的。”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到那几个八卦人士耳中,几人立刻瞪着那个不长眼的男子。

眼前的男子一身粗布衣服,手中一个浪迹天涯小布包,吊儿郎当的样子,再看看那脸,简单粗暴两个字形容,嘲讽。还叼着一根麦杆,就没个正型。唯一与他的衣着表情不符的,就是他的手。那是非常漂亮的一双手,手指修长,指尖晶莹,与他身上的衣着格格不入。

看着好像很有背景啊。把手包养地这么好,指不定哪家达官贵人的公子自己跑出来玩的,惹不起!

……某种程度上,这些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我们虽然没见过一叶之秋,但是她的琴声好听的很!”

“可不是!上次花魁比赛,别家的都是跳舞啊,看着都厌了,就她弹的那个曲子,艾玛,我一大老爷们都差点听哭了!”

“能弹那种曲子,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细腻!对,细腻!肯定是美人!”

“对对!肯定是美人!花魁当之无愧!”

然后也不管那个男子,继续讨论他们的花魁大人去了。

“哎哟没人见过一叶之秋啊我才想起来!那我以后怎么给她伸出我的援助之手啊!”一片哀嚎不止。

被晾在一旁的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看着那几个人那么热烈讨论,摇摇头,也转身走了。

好走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花魁个鬼!哥是汉子!纯爷们!”

这个人,居然是传闻中的一叶之秋!

不过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花魁呢,花魁是形容妹子的!作为纯爷们真汉子,他只承认自己是个乐师。嘉世楼其实也不是什么花楼,而是一个乐师楼。不过是当年第一届花魁比赛,嘉世楼陶老板觉得有个花魁在自己的楼,名声也是会大振的。——反正这个世界是最有才艺的女子就会被称为花魁的。

陶轩培养了几年的女子是要上台倾城一舞的,无奈人算不如天算,那天的弹琴的乐师的琴弦在上台前一刻断了一根,彼时嘉世也只是一个小楼,也就那么一个乐师,那么一把琴。正在众人绝望之际,打杂人士叶修表示让自己一试,且死马当成活马医,就让他上去弹了。当下惊艳四座,没人相信这是缺了一根弦能弹出的旋律?叶修劳心劳力之际盼着妹子赶紧上场跳完了事,谁知道那个妹子怎么会听自己的琴声听痴了的啊?然后自己就莫名其妙被冠为“迷之花魁一叶之秋”?还要连弹三年啊?弹的太好怪我咯?

至于“叛逃”这种事,陶轩也是够狠,放出这种谣言,简直是打定要给自己一个“无情无义”的罪名了,还美化了自己。一箭双雕,也是狡猾。

嘉世楼陶大老板,已经不满足花魁只弹琴了。民众希望她能唱歌,可是花魁一叶之秋是个男人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被别人知道的。陶轩老板决定将楼中的一个培养了很久的女人推到大家面前,假弹奏真演唱。若是那样也就罢了,可是陶轩还拒绝了叶修自己的词,非要找人填词,净是一些艳词,叶修不接受。两人决裂了。陶轩找了一个风格和一叶之秋很像的越云楼的招牌乐师孙翔来顶替他。也不知那孙翔怎么就答应那样甘居幕后。接着陶轩就驱逐了叶修。

叶修倒是无所谓,不过他有点不放心还在嘉世楼的妹妹苏沐橙。

苏沐橙虽不是花魁,也是嘉世楼的招牌乐师之一。叶修想带她走,只是苏沐橙和陶轩签了契约,时间未到,离不开那里。

苏沐橙让叶修放心,虽然她不是花魁,但是人气可是不输一叶之秋的。陶轩为了钱,也是万万不敢把她怎样的,而且陶轩也怕苏沐橙把一叶之秋的秘密透露出去——那是倾家荡产也不能平众怒的。

叶修只好先离开了。但是他会守护沐橙的。

天色渐暗,一叶之秋,不,真名叫叶修的前花魁大人放弃了回忆杀和吐槽。准备找一家客栈投宿。

眼前这座酒楼,是叶修走了半天,在一堆的福运,富贵,悦来等客栈名中最终选定的。叫兴欣楼。多好的名字!不卖萌不搅基不玛丽苏!多么难得!多么不易!

好像前面几个客栈也不卖萌不搅基不玛丽苏啊叶修大大?

才不是因为叶修大大实在走不动了呢。

不过这个客栈对面还是可以看到嘉世楼,正好守着沐橙,叶修大大表示很满意。

“客官,打尖还是住宿?”老板娘陈果问。

“额,请问老板是哪位?”

“我就是。”

“哦哦老板娘!你这招小二不?”

“你?”陈果打量着他。


****
没检查→_→写的开心就好了,嗯。

评论(4)

热度(51)

  1. vffgvmbx8456ccxcv灯离个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