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All叶】归途(1)

占个tag自娱自乐。。。作者还没想好后面写什么【x

第一次写这种文,发现BUG很正常。。。如果你们不小心看到了,轻拍板砖,熔岩烧瓶和幻影无形剑很珍贵你们不要随便用它!

千万不要入坑

-----------------------------------------------------------------------------


第一届荣耀国际邀请赛,中国队不负众望拿下了冠军。在那最后一刻尘埃落定之时,苏世黎会场,以及遥远的中国,所有关注的荣耀竞技的人,无不欢呼雀跃,抑或热泪盈眶。荣耀游戏越来越被更多的人认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可以称呼为

——荣耀时代。

如今,第二届的荣耀国际邀请赛,也将在一个星期后拉开序幕。各大媒体的报道如火如荼,各种回顾报道,选手猜测,而第一届的十三名选手,喻文州、周泽楷、王杰希……是否还会继续踏上这个赛场?一时间,大街小巷,去年的夺冠余温似乎还没散尽,便又开始沸腾。大街上甚至能看到不少人COS成游戏人物形象,迎来的不再是惊诧的指指点点,更多的是会心一笑,而今年的新生代们,也在心底更为期待,因为今年,世界邀请赛又推出了新生代分组,更多的赛制,以求有更多的选手可以参与到这世界的盛事当中。

 

B市的国家队集训营已经近在眼前了,邱非整理好随身物品,以便停车时不至于手忙脚乱。越是接近集训营,越是看到不少人穿着荣耀COS服走在街上。饶是邱非少年老成,看到荣耀这般被大家喜爱,也是不自觉勾起了嘴角。这回能入选国家队,虽然从表情上别人看不出什么,但是邱非心底确实还是开心的,以及更多的是希望把自己这段时间对战斗法师操作上的进步,展现给那个人看。

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明明没有喜欢的人啊。但是总觉得,好像心中空出了很大很大的一块,空荡到心疼的厉害。

总觉得……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还来不及细想,出租车停在了集训营门口。四周似乎有不少记者等着,邱非连忙付钱下车,在记者还没围上来之前,进入了集训营。

立即就有工作人员上来帮忙提行李,带到选手寝室安排好。这次的参赛选手很大一部分还没来。嘉世战队今年暂时也只有邱非入选。听工作人员说其他一些选手要下午才能来,所以赛前见面会将在晚上7点半才开始,建议邱非可以先休息休息,或者去逛逛周边,并指明了训练室的位置。

暂时不需要这般绷紧神经地训练,邱非打算去周边看看。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邱非选择了一个没有记者的侧边通道离开了。

 

集训营坐落在郊区的地方,虽说是郊区,但是B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里还是有不少的住户和商店。邱非甚至看到不少卖荣耀周边的小店,几乎都是客满状态,不过在拐角的地方,有一家商店装潢虽不华丽,却令人十分是冷冷清清。

 

店名叫“解忆”。

邱非本想就那么路过,却不知道是被什么吸引了,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小店。

“欢迎光临。”正对着门口的收银台,一个年轻人对着面前的电脑,双手在键盘飞舞着,敲击键盘的声音汇成悦耳的乐章,邱非本来有点小紧张,但是听到这熟悉的键盘声,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年轻人从电脑后露出了半边脸,很是温柔的线条,“您请随意。”

邱非点点头,打量着这个小店。

店面不是很大,货架上的东西也不是很多,但是摆的很整齐,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出柔和的光,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邱非走到了一排放手办的货架前,首先看到的,就是和自己同一职业的战斗法师——“一叶之秋”。

只不过这个手办似乎并不是最新的一款,一叶之秋手中的银武“却邪”比现在的要短上一点,大概是早期的时候的却邪吧,但是似乎更能勾起邱非心中的回忆……回忆?我和孙翔有什么回忆吗……邱非这么一想,差点打了一个寒颤。继续走过去,这一排几乎都是早期的一叶之秋的手办,手持那把乌黑的战矛,所向披靡,夺得三连冠,成为当之无愧的“斗神”。

货架到了尽头,邱非拐到下一排。

“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

刚要回忆起什么,邱非一眼就看到了下一组手办,那是两个战斗法师,战矛撞击在一起,一场厮杀在上演。邱非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战斗法师,一个是“寒烟柔”,一个就是自己操作的“战斗格式”。

“我和寒烟柔打过吗……”想了半天也没有从记忆中找到这样一丝一毫的比赛经历,但是邱非却能感受到,那是对自己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场战斗,胜过这几年所有的比赛,但是为何什么都想不起来?

邱非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堵住一般,难受得无以复加。

他想立刻离开这个小店。

店门就在货架的那头,邱非快步朝门口走去。

就在快要走过去的时候,邱非又在货架的一角看到了一个手办。

那样神奇的手办,邱非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以至于他生生止住了脚步。

浑身花花绿绿的混搭风,走的真是非一般的寻常路线。简直能逼死强迫症,逼疯处女座……邱非很不幸,正好在处女座的尾巴尖尖上。

那个手办扛着一把伞,神情很是慵懒。总让人觉得能用脸拉仇恨,嘴里还叼着一支烟——荣耀好像没有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个形象,至于那个衣服,真是不想多看,邱非自然地转过去看手办的名字——君莫笑。

醉卧沙场君莫笑,邱非却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勾起嘴角。原本浮躁的心一下子就觉得安定了下来。

“先生?我们小店要打烊了哦。”原本在玩电脑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邱非才发现自己发了好久的呆。

“请问这个手办怎么卖?”邱非觉得就算这个手办的造型逼死处女座也要买了。

“不好意思,我们的手办都是不卖的哦。”年轻人微笑着说到。

邱非最终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小店。

 

走出店门,才发现已经是黄昏了。自己原来在里面待了很久吗?邱非朝着集训营的方向走回去,没走几步又忍不住回头想再看一眼那个店,却发现原本的店面不见了,那个拐角的地方只有一个花坛,和一面青墙。

难道自己进行了一场奇幻之旅?

只是时候不早了,现在得赶紧回去。过两天有空再去看看吧。

邱非转身继续走。

没有发现两个冲向青墙的影子,他们在青墙上拍打了几下,发现一无所获后,看了一眼远去的邱非,跟了上去。

眼看出了巷口就到了集训营,暗处却伸出一块手帕迅速捂住了邱非的口鼻,把他拉进了暗巷。

邱非大惊,想要挣扎,却发现使不出力气。

就在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背后两声闷哼,捂住口鼻的那双手就松开了。只是邱非一时没有力气,差点摔倒,一支手扶住了他,把他带出了暗巷。在路边的一个椅子上,让邱非坐下休息。

然后那个人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啪嗒”点燃,就在一边抽了起来,而邱非休息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这才抬头看着这个救命恩人。

印入眼中的服饰与街上的路人并无多大不同,非要说哪里不一样,应该就是他手中那把外形很与众不同的伞了。感觉很珍贵,但那人却是浑身懒洋洋地倚着那伞,完全像是当成拐杖一般。但是邱非发现了他的手,非常漂亮,修长的手指,若是敲击起键盘应该也是赏心悦目的画面。继续看上去,那人的面容却隐在袅袅的烟雾中,邱非微微皱眉,这时恰好一阵微风,吹走了烟雾。邱非看到了那个人的脸。神情是那样慵懒,但却是那样不由自主地令人心安与信任。那张脸,邱非认识,今天下午盯着他看了好久呢。

“……君……莫笑?”

张口吐出这个名字仿佛是解除封印的咒语,打开了所有的记忆。

嘉世训练营,被驱逐的斗神,耐心细致的指导赛,第十季冠军,第一届荣耀国际邀请赛领队,临危上场的君莫笑,惊艳全世界的散人快打……一幕幕,有委屈不平,但更多的是激动与自豪,还有追赶那个身影的心情。那样刻骨铭心,已然是邱非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了。

“叶修……前辈……”邱非终于知道心中的空白是谁了。心灵仿佛瞬间被填满,但又刹那被揪紧,前辈去哪了?为何这记忆在邀请赛结束后这一年出现了断层?眼前这人是谁?为什么长着君莫笑的样子?邱非望向那个人,看着他取下烟,勾起嘴角,神情陌生又熟悉。

 

“叶修么……真是好久,没有听到熟悉的人这么叫我了。”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