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星间飞行

。。。让我也为218御泽日做点贡献!【都19号了好不好】

各种BUG有,大家就随意看看吧。毕竟我不是专业人士。。。

为钻A疯狂打CALL!!!

-----------------------------------------------------------------------

御幸一也不想承认,自己其实在内心是讨厌坐飞机的。然而身为一个职棒的公众人物,总是免不了经常做个“空中飞人”来往于各个城市。好烦啊……说到底职棒不是应该专心打棒球才是重点吗。

但是,优秀的领导能力,队伍的指挥塔,强棒,外加暴击加分的池面形象,御幸一也,目前最炙手可热的职棒选手,总是要受到各方面更多的关注。不错,今天的御幸再一次又要乘上一班飞机去接受采访了。因为白天还有比赛,所以不得不买了一趟晚间的飞机。劳累了一天,比赛结束还要坐飞机,厌恶×2倍。

傍晚阴沉沉的天气预示着也许会有一场雪降临在这个城市,果然,在候机期间,天空飘起了雪。本应登机的时间到来时,除了飞机晚点的致歉,还有登机口的改换通知。御幸不得不带着他的行李,从候机大厅的一头转移到了另一头。

——简直是糟透了。

终于坐上飞机时,御幸一也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高中时候青道的冬训,大概秒睡是没有压力的。御幸坐在靠着走廊的位置,一边强打精神等待可能存在的邻座以便让道,一边感觉自己的身体陷入混沌无法控制。并没有等来请求让道的人,在迷迷糊糊中,飞机上的广播响起: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乘坐本次航班,我是乘务长泽村,本次航班由东京飞往福冈,预计飞行时间为1小时50分钟,对于本次航班的晚点,我谨代表全体机组成员向您道歉。现在我们的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座椅靠背和小桌板,我们的乘务员将进行安全检查,谢谢您的配合。”

声音挺好听的,元气十足。应该是个挺外向的家伙吧。人缘大概不错。御幸一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个再寻常不过的广播还能思考这些东西,但是他很快就无法思考了,枕着这个元气的声音,迅速坠入了梦乡。

等到御幸再次醒来时,飞机上已经关掉了舱内的灯光,只留下了一些小壁灯,昏昏暗暗,基本上看不清周围的情况。感觉到眼镜镜片上好像有点脏,不过眼镜布还在行李里,而自己在登机后为了图方便,直接把包都放在了行李架上。现在怎么看都不是拿眼镜布的好时机啊。啊,去洗手间洗洗好了。

解开安全带,刚刚站起来,昏暗的光线,再加上眼镜片上令人不快的印记,御幸忍不住摘下了眼镜想直接用衣角先抹一下。这时飞机突然震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扶了一下座椅,却不小心把眼镜碰掉了。

“这下糟了——”没有眼镜的御幸一也宛如没有捕手手套的捕手。高度近视再加上这种飞行环境,基本上就是一个瞎子了。震动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元气十足的乘务长在广播中解释了一下是遇到了气流,四周就又安静了下来。这次航班的乘客本身也不多,并没有人注意到有个乘客正不自然地跪在地板上摸索着什么。更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乘客就是家喻户晓的御幸一也。

明明应该不会掉在很远的地方,但是为什么就是摸不到呢。而且自己长手长脚,在这狭小的空间,总归行动有点困难,糟透了今天。冷静如御幸也开始有点焦急。

“这位乘客,您遇到什么麻烦了吗?”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是这个航班的乘务长,好像是叫,泽村?御幸一也感到自己遇到了救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答,“我的眼镜掉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能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吗?”

“您别着急,我来吧。我先扶您坐下。”一只温暖的手伸过来,握住了了御幸的手,扶着他坐回了座位,“慢点。请小心。”声音就在御幸的耳边,御幸一也感到了原本广播中的元气都化成了一片温柔。让人忍不住想多听他说几句。

眼前的乘务长在扶起他的时候,御幸大概借着为数不多的光线估计一下他就比自己矮上那么一点,看着同样也算是长手长脚的人尽心尽责地在这小空间为自己寻找眼镜,心中感觉一片柔软,于是冷静果断的职棒捕手付诸行动:“我叫御幸一也,方便告诉我您的全名吗,泽村?”

单膝跪地的泽村乘务长为这突如其来的亲昵愣了一下,性感低沉的嗓音为这个问句加了一分暧昧,不过泽村并没有仔细寻思这些,御幸一也?有点耳熟啊。“鄙人泽村荣纯。啊,找到了!”夜色也遮掩不住的寻得失物的兴奋,好像那是自己丢了东西被找回一般的喜悦,直接在御幸一也刚刚被软化的心田上又戳了几下。而泽村荣纯毫无察觉对面这个人的心理变化,伸手拉住了御幸的手,把刚刚找到的眼镜放进了他的掌心。

与泽村皮肤接触的地方温度好像直线上升,但是泽村很快就松开了手,御幸一也不得不把眼镜戴上,想要看看眼前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遗憾的是舱内依然很暗,即使有眼镜加持视力也一般的御幸什么都看不清。在很多年前视力影响打棒球最终靠隐形眼镜拯救的御幸一也再一次痛恨自己的高度近视。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职棒选手吧!天才捕手御幸一也!”泽村荣纯终于在记忆中搜索出了这个名字,没想到对方是个名人。

应该庆幸泽村能知道自己吧?虽然他好像想了挺久,不过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而大概是看到御幸一也找眼镜时有点呆的样子,让泽村觉得这个职棒明星也许不是那么不好接近,忍不住打开了话匣,“你喜欢坐飞机吗,御幸?”泽村问道。

御幸一也一面为自己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苦恼,一面又为泽村喊了自己的名字开心不已。

我是情窦初开的高中生吗!冷静一点啊御幸一也!

就恋爱经历来说,可能初中生都比您要好啊御幸选手。

泽村没有等他回答,自己就说开了,“我很喜欢坐飞机呢。虽然我已经看了好几年的飞机外的风景,但是即使地面上大雨倾盆,或者大雪纷飞,等到飞机飞过云层时,又能看到阳光明媚,或星光璀璨,总觉得每天都活像在奇迹当中一样地感动呢。”说着自己笑了笑,“不过星星好像因为各种原因很少能看到特别灿烂的,所以遇到时总是想象自己在星间飞行呢,我以后找到了爱人,一定要带他来看看…啊你看!”

泽村荣纯单身信息get√,御幸抓住重点,顺着泽村看向窗外,此时飞机恰好刚飞过一片云,穿云而出时,冬日漫天的星星就那样毫无预警地进入眼帘,是大城市永远无法见到的星海,如梦如幻仿佛伸手可摘。

御幸第一次感受到了坐飞机也许真的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他看着窗外的星空,感受到了泽村口中的奇迹,这时泽村又抓住了御幸的手:“看!银河!”突然再次接触的皮肤让御幸一也的心跳如擂鼓,他转头看向泽村,不远处飞机厨房亮起的灯正好照亮了一双金色的瞳孔,灿若星辰。

泽村荣纯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已一种不容挣脱的力量抓紧了,他把目光从星空转向了眼前的男人,出色的视力即使在昏暗中,也第一次注意到对方池面的本质,御幸一也露出了笑容,泽村荣纯感到自己的心跳宛如一场突然爆发的流星雨,极速却不可遏制。而引发这场星雨的罪魁祸首却毫无自知之明地用性感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添上最浓墨重彩的一颗流星,“嗯,确实是星间飞行呢,荣纯。”

 --------------------------------------------------------------------

结尾仓促了。。让我想想要不要写个番外后续【别挖坑

回首再看御幸一也的名字出现得也太多了吧!!好烦啊?!怒删几个…什么渣文笔哦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