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恶作剧 ④(完结)

月底交粮。。。终于写完了!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填了一个坑哦【你

想撸豹尾巴【x

---------------------------------------------------------------------

“嗯,今天那个能让你被我看到的家伙会出现吗?”坐在树上的眼神凶恶的某不良君对着好友笑的明显不怀好意,显然看透了一部分事情的本质,以后可有得取笑这个经常让人火大的池面男了,简直大快人心,可喜可贺。

“你笑的很邪恶啊喂。”御幸倚靠着树根,抬头瞥了一眼笑的异常开心的好友。

“你不要逃避话题。”仓持说,“他会来的吧。”

今天是御幸和仓持再度重逢的第三天,那天晚上由于那个妖物被某不良揍扁之后,泽村的烧第二天立刻退了,又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御幸还目送着他去上学了。当然,泽村对此一无所知。

按照以往的习惯来说,泽村今天放学肯定要来找御幸接他的球了。

“喂,别笑了,猎豹尾巴都露出来了。”

“你说什么呢,这一千年我也是好好修炼的好嘛,区区一条尾巴我还藏不住吗……御幸一也你又耍我!”来自于面色不良实则内心纯良的某猎豹怒吼。

不远处传来一阵跑步声,“御幸一也!快来接球!”

语气坚定,是百分百地肯定御幸一也会在这里。

面色不良实则观察力惊人的猎豹君在一句喊话中已经自我整理出了狗粮并吃了下去。

虽然没有球,但是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猎豹也想跑垒了。

不过还是要先看看人家长什么样!

精神十足的小太阳,一点都看不出是大病初愈的样子,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嘛。

“喂御幸,你加油吧。”不良君又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呜哇!谁在那!居然不是御幸一也吗!”泽村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声音发出的方向。

“哈哈哈他也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仓持从树上一跃而下,想要近身再打量一番泽村,就听到对面更大的一声“呜哇!这个尾巴!猎豹妖怪吗!”下意识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尾巴,明明没现形啊!御幸一也不会是提前跟对方暴露自己的家底了啊?

御幸一也过了好一会才出声问道,“泽村,你看的到他的尾巴?”

“欸御幸原来你在啊!这是谁!你朋友吗?”

御幸和仓持对视了一眼。

瞬间仓持肯定自己并没有显露真身,不过居然还是被泽村看出来了。看来泽村有着天生的一股力量,所以才能感知御幸,甚至对着御幸打出了触身球。

这个人的话,一定可以让御幸再次被这个世界知晓他的存在。

泽村顺着仓持的目光看去,那里空空如也。金色的瞳孔闪过一丝痛苦。

仓持又回头看泽村,正好捕捉到泽村那一瞬间的悲伤,心中感叹了一声,却只能绝口不提,只好声调上扬地岔开话题,“不错嘛这位同学!我是御幸一也的朋友哟,不过我可是人类呀,什么尾巴?不存在的。”

泽村收住思绪,看着仓持站直了,“鄙人泽村荣纯!很高兴认识你!不过妖怪大人,您这样甩着猎豹尾巴,还不遮住毛茸茸的耳朵,就不要欺骗我了!坦诚!坦诚一点!我不会笑话你的!”

“噗嗤。”御幸一也终于还是笑出声。

刹那间仓持就要对泽村使出自己的必杀技,不过又想到为了那个笑的前仰后合的池面损友的未来幸福,他忍!这两个人注定要成为他的克星了!不过,御幸一也,以后有你好看的。

仓持气哼哼地自我开导了一番。

大概是察觉到了对方突然的低气压,泽村立刻道歉道:“对不起!我又说错话了吗?我不是故意的!请妖怪大人原谅鄙人!”

“看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你了。假如你特别有诚意,以后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御幸一也的黑历史哟。”当然后面的那句话是小声说的。

“哇,谢谢前辈!”泽村也小声回应,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很快在御幸一也黑历史这件事情上达成共识打成一片。

御幸一也看着两人,不乐意了,“喂,你俩笑的那么诡异,干啥呢。”才不是吃醋。

“咳咳。”仓持咳了一声,对着泽村说,“我住在北边不远处的那片森林,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去森林入口喊我一声我就出现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前辈慢走!”

仓持招呼了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御幸御幸!你在吗!来接球!”

御幸无奈地叹口气,“天都黑了,接什么球。你赶紧回家吧。”伸手想要拍拍泽村的脑袋,手却依然穿过了空气,只好收手。“生病刚好,早点休息。”温柔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泽村低声说了句话。

“什么?”御幸没听清。

泽村只好又大声了一点说到:“我走了,你呢?”话刚说完又觉得太过羞耻,扭头看向别处。

失落的心情一下子被治愈了,御幸也不禁想到,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或许并非是一厢情愿?

“我很好,如果你能不要一直只吵着让我接球就更好了。”

“御幸一也!我回去了!再见!”这个人说话就是如此轻易点燃泽村的引线。

御幸看着泽村跑远的背影,轻轻地笑了。

 

之后不久,暑假就正式开始了。

泽村每天除了和小伙伴们打球,找御幸陪练球,还经常去北边的森林找仓持。御幸有时候忍不住也会过去想打个岔什么的,却发现自己被排挤在两人之外,十分之郁闷简直想醋性大发【x】。

不过当泽村带着吃的或者礼物去找他的时候,还是立刻既往不咎?

泽村带的东西依然各式各样千奇百怪,有一次还给御幸带了瓶鱼肝油,御幸记起那是某一天自己随口开玩笑说每次晚上都陪泽村练球,眼睛都快近视了,没想到泽村还上心了。不过这个鱼肝油的味道…当真一言难尽啊。

这天泽村来找御幸的时候除了吃的也没带其他的了。两人罕见地没有投捕接球,坐在树下感受着炎炎夏日难得的几缕凉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气氛太过融洽御幸竟然有点昏昏欲睡。最近好像经常犯困,难道是传说中的夏乏么。思绪飘远不知道多久,渐渐感觉旁边有人在低声说着什么。御幸慢慢清醒过来,是泽村的声音。但是在念的内容却有点熟悉。

“你在念什么?!”御幸一下子眼神清明,起身瞪着泽村,“不是让你以后都不要相信这些东西吗!万一又遇到危险的家伙怎么办!经过上次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危险吗!”

意识到泽村刚刚念的又是咒语之类的东西,御幸就想起上次的事情,心中一阵火气。

“可是我不能一直都让你这个样子!”泽村也大声吼道,“一千年来一个人!被世界遗忘,被时间遗忘。或许你还能继续忍受,可是我不能!你说你快近视了,我去问了仓持前辈,他说那是你的时间开始重新流逝的标志!你现在经常犯困,是你的力量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你的存在了!我害怕……我怕我还没来得及看到你,你就消失了!”

泽村一向闪耀着光芒的金色瞳孔此刻只有黯淡的光,夹杂着痛苦和心事吐露后无法抑制的泪水,但他迅速地低下头,不让御幸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只有轻轻耸动的肩膀和吸气声昭示着他绝望与不甘。

御幸一时间接收到这意料之外的真心,感觉到脑袋突然有点不够用,只能轻声呼唤对方的名字:“泽村……”

泽村荣纯并没有抬头,“我很难受,御幸。我在北边的森林可以看到仓持,看到树妖,看到各种传说中的妖怪,可是我看不到你。”

御幸身上笼罩起一层淡淡的光芒,不过与这夏日午后的阳光相比实在太过不起眼,泽村丝毫没有察觉到。

“你有事情总是一个人扛着,我一问起你就挤兑我转移话题,不要一直把我当笨蛋啊混蛋眼镜!”

“我想和你一起打棒球,我想以后能和你组成厉害的投捕组合,站到那个万众瞩目的地方。”

光芒又强盛了一点,勾画出了更清晰的轮廓。

“这个咒语我问过仓持前辈了,他说没有危险,你让我不要做的事情我也是谨慎考虑了,我也不想让你担心,让你继续费力量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御幸还是看到了有晶莹的水珠落了下去,忍不住伸出了手想去接住。

“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看到你而已……就算不能触碰到你,至少让我看看你……”

深沉的痛苦,也是御幸这千年一直在经历的感觉。熟悉到只听到这样的声音便知晓这种心被巨石碾压般的痛不欲生。

“泽村……”并不是预料之中的虚无,手掌碰到了温暖的脸颊,清凉的湿意传递到了指尖,形成强烈的反差。却比不上传入耳的那句话让御幸心跳如雷。

 

“御幸一也,我喜欢你。”

 

骤然间御幸身上的光芒大盛。泽村被这突如其来的光芒刺地闭上了眼睛。眼泪还挂在眼角,却感受到了一个比夏日还热烈的怀抱。

待光芒散去,睁开眼时,映在金色瞳孔中的是一张各种意义上可以被称之为池面的面孔。他的眼底是泽村的身影,他的温暖不再触不可及,他的指尖可以拭去他的泪水,他的声音传载有了明确来源——

“笨蛋泽村,我爱你。”

---------------------------END-------------------------------

简直有生之年哦!坑品太差的我居然写完了!谢谢各位的点赞和评论!爱你们!!!
鱼肝油真是太接地气了我觉得…
以后没有粮了!大家该取关取关哈…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