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离个灯

马路牙子专业打CALL人士。一个深沉的话唠。沉迷钻a,杂食,青道全员天使!

【御泽】恶作剧 ③

什么我居然下还憋不出来这是要死了。。。

每次都想着快写完了快写完了,然后一面写不出【因为雷】,一面又奇怪地爆字数。。在我看来最后真的500字就能完结了的啊?

不行了6月就快结束了让我交个稿,500字容我再写【x

-------------------------------------------------------------------------

自从烟火大会过去后,泽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找御幸接球了。

倒也不是说没有见面,泽村还是每天过来看御幸,但是并不像以前一样一直缠着御幸要他接球,反而总是有点神秘地在捣鼓着什么。有时会拿着几朵花往御幸所在的地方抛,或者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搞得御幸很是莫名其妙。问他也不说,小笨蛋居然学会装神秘了,真少见。

然后又是三天,泽村完全没来找他了。

御幸感到有点烦躁。泽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然而安静的小树林只有风穿叶的沙沙响声,无人应答。

御幸有点后悔自己从来都不知道泽村住在哪。如果一家一家找的话,那也太没效率了。

这时,泽村每日回家的小道上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荣纯君这次的感冒挺严重的呢,都发烧一天了,不知道今天好点没。”

“不是说好的傻瓜不感冒的吗,真令人担心。”

“虽然黛医生说问题不是很大,但是她也说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引起这次的发烧呢,听说要是今天晚上再不退烧,就要去医院住了。”

御幸看着泽村的这些棒球伙伴们远去的背影,听着泽村生病的消息,想也不想就跟在他们后面找到了泽村的家。

很快他就找到了泽村的房间,被褥里的小太阳现在是真的烧的和小太阳一样了。泽村迷迷糊糊地睡着,眉头因为发烧的缘故轻轻皱着,偶尔发出几声有点难受的呓语,御幸碰了碰泽村额头上的毛巾,发现毛巾已经不凉了,御幸赶在泽村房间门被他的小伙伴和家人打开前,给泽村换了一条毛巾盖在额头上。

凉毛巾微微缓解了泽村的难受,他以为是母亲,睁眼时房间却空无一人,还没等他用发烧的脑袋思考出什么,房间门就被打开了一点。母亲带着若菜他们本来只想稍微看一眼,见泽村醒来了,就进来询问了一番,又量了下体温,还是不见降低,喂了药,大家又催促着泽村赶紧休息。

御幸只能在房间的一角看着这幕他不能也无法参与的温情画面。

若菜他们没有多待,希望泽村能早点好起来,便告辞了。刚刚有点热闹的小房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泽村有点精力不支,又闭上了眼睛,御幸走过来坐在床边,不声不响地看着眼前这个令他有点牵肠挂肚的人。

伸手抚过额头,眉梢,双眼,鼻梁,脸颊,对方一无所觉。

胸口的苦闷一瞬间铺天盖地,御幸一下子收回了手垂下了眉眼。

“御幸……”

听到这声呼唤,苦闷刹那又转为狂喜,抬眼看着泽村,却发现是对方的呓语。

“……再接十球……”

无可奈何地苦笑一下,轻声道,“笨蛋。快点好起来,接球到你满意为止。”

“这可是你说的……”

御幸错愕地看着刚刚还在迷糊的家伙又睁开眼睛看着他的方向,眼中的光芒因为发烧不像平常耀眼,但却依然坚定地让人难以拒绝。

苦闷一下子被冲淡,御幸微笑着说,“赶紧睡吧笨蛋泽村。”

泽村现在没力气来反驳笨蛋这个词,只说了一句“我会很快好的”便才真的睡过去了。

虽然病的是泽村,御幸却觉得还是自己被这小太阳治愈了一把。

给泽村掖好了被子,御幸打量着泽村的房间。

标准的男孩的房间,稍微一点乱,墙上贴着不少泽村和小伙伴们打棒球的照片,床边的小桌子上摆着几本杂志还有少女漫画,御幸看了漫画名字笑了一下,转头看了另一边的书桌,倒是整整齐齐的,桌上摊开了一本翻了一半的书,御幸本来就是一扫,然后又转过来盯着这本书。

书的封面画的阴森森的,书名看着也令人不舒服,什么招鬼的100种方法真难为泽村这么怕鬼的看这个东西。打开后招鬼的内容方式倒是有点啼笑皆非,什么抛着早晨6点看到的第一朵花啊,对着鬼所在的地方念一些拗口的咒语什么的……嗯,这场景怎么这么眼熟啊。

御幸一下子明白了泽村前几天为什么把自己搞的那么神秘了。

他到底是从哪找来的这本书,御幸粗略翻了一下,虽然大部分看着都是搞笑的东西,但是从他这么多年来的经历来说,还是看出了其中一些方法是真的存在危险性的。

这世界都有他这样的存在,又怎么不可能存在鬼神?

凭着记忆将书翻到了最初摊开的那一页,御幸感觉自己一瞬间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看来泽村这次发烧,不是普通的感冒,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敲打起泽村房间的窗户,御幸拉开了窗帘,一张丑陋的大脸贴在玻璃上,目光穿过了御幸,恶毒又贪婪地看着床上的泽村。周身流出不详的黑影,从窗户的缝隙中渗了进来。

一向温柔的御幸瞬间爆出强大的力量,目光冰冷地刺向怪物,窗外的妖物被这突如其来的恶魔般的力量惊得肝胆欲裂,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悲号,从窗户上摔了下去,没做任何过多停留就朝着远方飞走,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北方么……”御幸看着怪物逃离的方向,又回头看了看泽村,刚刚爆发的力量似乎还震慑了泽村身上他原本没有注意到的妖气,泽村的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脸色也比刚刚好了不少。

不过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御幸俯身在泽村的额头上落下不被所知的一吻,倾注了自己的力量,让泽村不会再被奇怪的东西缠上,就朝着刚刚妖物离去的路线追上去了。

闯入一片森林,御幸已经感受不到多少妖气的残留了,突然森林深处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御幸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追去。

刚刚的妖物已经被一个眼神凶恶的家伙打趴在地上不省妖事,眼神凶恶的家伙还在一旁不悦地抱怨“哪来的不省心的家伙居然把我今天好不容易弄到的棒球报纸弄坏了”,御幸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谁在那!”眼神凶恶的家伙朝着笑声方向瞪来,很是不良君的风范,但是看到来人,却是一下子错愕地说不出话,一瞬间,飞速上前抓住了御幸的衣领:“御幸一也!你这混蛋竟然不声不响消失了一千多年?!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混蛋!”

“嘛嘛,仓持你冷静一下。”御幸抬手拍了拍叫仓持的妖怪的肩膀,“我没有不声不响地消失啦……只不过那时候的我,突然无法被任何人看到罢了。”

语气很是轻描淡写,但是仓持却能一下子就感受到深藏在其中的无法言说的痛苦与不安。

仓持松开了御幸的领子,“先不追究你这个了,那你又怎么又突然能被看到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最近遇到了一个人类后,好像开始起了变化。不过晚上能遇到你,还被你看到,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御幸整理了一下衣领,看向仓持:“好久不见,仓持。”

时光已经跨越千年,他们容貌未改,却是好久不见。

 

                                                                                        -tbc-

------------------------------------------------

私心让仓持前辈出场一下。。。特别喜欢他!眼神凶恶内心细腻的人设简直不要太赞!

评论(4)

热度(25)